过敏季来了,中国发现新系外行星族群
分类:数理科学

那么暗能量在哪里才能被感受到呢?

春天来了,又到了过敏的季节。花粉在风中旋转跳跃,过敏人群心惊胆战,只能在心里默念——惹不起,惹不起。 其实,不只是花粉,这世上过敏原千千万。一旦你的免疫系统对某种物质过于敏感,你就不幸中招,出现各类临床表现。 4月15日,知乎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健康中国”联合举办了过敏主题线下分享活动。为了听医生一席话,有过敏知友出门前喷了鼻剂才支撑到现场,他询问专家:“我搬到南方去会不会好一点?”“绕道走”还是“正面刚”,怎么应对“过敏”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花粉过敏: “惹不起,躲得起” 对花粉过敏患者来说,春天是他们的苦日子。 植物要繁殖,人类要过敏,真是亘古难题。 花粉过敏又叫花粉症,是指具有特异性遗传素质的患者吸入致敏花粉后,由特异性slgE抗体介导的非特异性炎症反应。其临床表现种类繁多:你可能感觉皮肤瘙痒;可能流鼻涕打喷嚏,鼻子堵甚至呼吸困难;你可能眼睛红、眼睛痒,动不动眼泪汪汪,还有可能胸闷、憋气出现哮喘症状…… 但过敏的你有很多病友。 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主任医师孙劲旅介绍,从全世界范围来看,花粉症患病总人数已大于5000万。在美国的患病率是10%,在欧洲是0.7%—3%。在日本,三分之一人口对柳杉花粉过敏。在北京地区,呼吸道过敏的患者里有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为花粉过敏。 花粉过敏的一大特点,是有明显的时间性和地域性。对春季花粉过敏,症状出现在三到五月,对秋季花粉过敏,症状出现在八九月。如果对北方的蒿花粉过敏,那到了南方症状就能很快解除。 如果某种植物在某个地区种植量增多,对其过敏的人群也会增加。孙劲旅说,和上世纪80年代相比,北京地区柏树花粉已增长了多倍,因此,对柏树花粉过敏的人群也显著增多。 花粉过敏该怎么办?孙劲旅给出的首个建议是异地治疗。“惹不起,躲得起”,避开过敏原。如果没法来一场说走就走的“逃离”,在家可以安装新风系统,在外则要戴上花粉口罩。 若采取这些方法后症状仍得不到缓解,就需要进行对症治疗,比如口服药;也可采取局部用药,如喷鼻剂,滴眼液。“另外还有研究表明,在花粉季节前的一到两周预防性用药,能使整个季节的症状有明显减轻。”孙劲旅说。 脱敏治疗: 考虑值不值,适不适合 回避过敏原的方法,是“认怂”。还有一种方法,是“正面刚”——进行脱敏治疗。 脱敏治疗,是一种“主动免疫”。你对花粉过敏,那就给你注射花粉提取液,剂量由小到大,浓度由低到高,以提高你对花粉的耐受性。 也有患者这么想——那我自己主动多接触过敏原,行不行?答案是——真的不行。 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副主任医师关凯举了个多年前的例子。一个病人每年到春天就因过敏而打喷嚏、流鼻涕,他本着增强体质的想法,每到春天就拼命锻炼,到公园跑步。结果,越跑症状越严重,直到后来发生气胸,被送到急诊。“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脱敏治疗不是直接接触过敏原。脱敏治疗的剂量远远高于正常剂量,这时你体内的免疫系统才会发生改变。” 脱敏治疗有好处。它有长期疗效,可以防止新的过敏原出现。而且,经过脱敏治疗的父母,其子代出现过敏的几率比没有经过脱敏治疗的要低。 但是,关凯提醒,不是所有人都适合进行脱敏治疗。 “过敏原回避、药物治疗、变应原免疫治疗这三个管理策略在风险、收益和成本上各有千秋,要对每位患者进行个性化制定。”如果前两种方法收效甚微,或患者需要高剂量药物才能控制过敏症状,或患者接受药物治疗时出现不良反应,则可以考虑采用脱敏治疗。 脱敏治疗需要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脱敏治疗一般要三年,每周都得打针。“过敏种类的多少决定了你的费用。如果只有一种过敏原,使用国产制剂,一年花费两三千;但如果过敏原多,费用就上去了。”而且,有些患者在接受脱敏治疗后并不会出现明显好转。“所以,治疗后半年到一年内,我们要评估治疗效果。如果患者改善情况不好,又找不到可能的原因,就应考虑停止脱敏治疗。”关凯说。 如果进行脱敏治疗,却在注射后出现过敏反应怎么办?关凯告诉科技日报记者,若只是出现轻微过敏反应,则没有大碍;但若出现严重的多系统累积性过敏反应,就要分析究竟是何原因导致。如果不明原因,病人连续两次发生严重过敏反应,也要考虑停止脱敏治疗。 儿童过敏: 孩子说不清,家长多留心 成年人过敏,还能明确地向医生进行表达。对孩童甚至是婴幼儿过敏来说,问题就更加棘手。 基本上,它得靠家长去“猜”。但孩子的过敏症状,经常会和其他病症混淆。比如,鼻子的症状通常被误认为感冒;呼吸道的症状被认为是支气管炎;出现腹痛、便秘就用抗生素治疗,结果过敏症状得不到控制,也延误了病情。 北京儿童医院过敏反应科主任向莉表示,除了花粉,室内、室外的过敏原还有尘螨、蟑螂、霉菌、宠物等等。她也特别强调,如果儿童处在污染环境中,会加重过敏反应。比如,女性在孕期主动或被动吸烟,会对孩子的肺功能产生损伤。 “很多家长关心,过敏能不能‘去根’。我们只能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要在规范治疗的基础上,让孩子减少症状,让他不发作或减轻发作的严重程度。”向莉说,现在做得更多的,是“控制”过敏。 如今,至少20%的孩子有过敏性鼻炎的困扰,三五岁以下的孩子,也是发病高峰人群。过敏性鼻炎可能导致学习障碍,社交心理障碍,影响儿童牙齿排列和面部骨骼生长,也会让婴幼儿出现睡眠障碍——孩子无法入睡,可能是鼻堵所致。 儿童过敏性鼻炎和哮喘也密切相关。30%—70%的哮喘患儿合并过敏性鼻炎,30%左右的过敏性鼻炎患儿合并哮喘,共患率还有上升趋势。而且,中国儿童哮喘患者中,还约有20%的未控制哮喘。 “孩子得了过敏性鼻炎,应该在早期给予管理和干预,减少哮喘发生。”向莉表示,如果真正发展成了哮喘,家长也要注意,不能“有症状就治疗,没症状就不管”。哮喘是一种慢性炎症,就算症状缓解,思想也不能放松。 还有一种过敏,可能更加“隐形”,那就是食物过敏。婴幼儿没法表达“腹痛”,他/她只能不断哭闹。向莉提醒,婴幼儿最常见的过敏食物就是牛奶,这种过敏大多出现在混合喂养或者配方奶粉喂养的情况下,家长可以给这种孩子低敏配方的奶粉。“大部分儿童过敏,后期能发展成耐受,即前期不能吃的东西,后期可以吃了,但前提是需要进行早期识别和早期干预。”向莉表示。

星系统。它们的平均大小与海王星类似,约为4倍地球半径,但其大小的分布却比较广泛,小至2倍地球半径,大到6倍地球半径,其物理结构是否都与太阳系的海王星一致尚不明确。研究团队将这类新的行星族称为热海星。 研究团队基于LAMOST望远镜数据新发现的行星族群热海星与热木星有着几个同样的标志特征,这为揭开热木星和其他短周期行星起源这个重大谜题提供了关键的新线索和崭新的研究方向。 与热木星类似,大约只有1%的恒星附近存在热海星。将来通过对含热海星的恒星系统进行高精度视向速度观测,可以测量热海星的质量,从而进一步研究它们的结构和组成。

上世纪90年代末,亚当·里斯与布莱恩·施密特(Brian Schmidt)共同领导的高速红移超新星搜索小组,通过监测Ia超新星,首次证明了宇宙正在加速扩张。这个观察结果与当时普遍认可的理论相反,当时普遍认为宇宙膨胀的速度正在变慢。然而通过在地球上检测超新星的红移现象,他们发现这些诞生于数十亿年前的超新星正在加速远离地球。

生活中有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当一辆救护车鸣着笛由远及近向你迎面驶来的时候,你会听到警笛声变响,音调变高;而当车从近而远离去的时候,声音变轻的同时,音调变低。物体辐射的波长因为波源和观测者的相对运动而产生变化,这就是“多普勒效应”。波在波源移向观察者时接收频率变高,而在波源远离观察者时接收频率变低。这一理论由奥地利物理学家、数学家克里斯提安·多普勒(Christian Doppler)于1842年提出。

太空任务是一件开销巨大且非常复杂的事情,每个国家都需要尽可能地节省开支。如果每个国家都能发挥特长,处理这样一件棘手的任务就会变得十分简单。用于开发和运作适合人类永久居住的国际空间站项目就是由美国、俄罗斯、日本、法国、德国等16个国家,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共同推进的国际合作项目。在里斯看来,一个国家可能有能力造宇宙飞船,但是在CCD芯片上或许就会需要另一个国家的帮助。因此,对于太空任务和天体物理的研究而言,进行深入的国际合作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我们不知道暗能量是会让宇宙扩张数十亿年,还是会发生变化并且正在成为一种引力,可以将星系们再拉回到一起。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可能面对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未来。”

亚当·里斯(Adam Riess)是美国的天体物理学家,目前就职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太空望远镜科学研究所。2011年,也就是里斯42岁的时候,他与另外两位科学家共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理由是“透过观测遥远的超新星,发现宇宙加速膨胀”。

小到一个房间,大到一个星系,暗能量无处不在却无法被感知被捕捉。目前一个星系内部足够紧凑,引力足够强。包括恒星、行星等物质,通过万有引力维持在一起,这意味着暗能量永远撬不开一个星系。

“虽然我还没有和中国有具体的合作,但我发现这里的人都非常非常聪明,同时对科学非常热忱。”里斯表示,他经常会在预印本网站arXiv上看到一些来自中国科学家的有趣研究,里斯会给他感兴趣沟通的作者发邮件进行交流。但真正在数据上、理论解释上的深入沟通还是需要面对面的交流,所以里斯建议年轻学者们多多参加学术会议,把握当面交流的机会。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发布于数理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过敏季来了,中国发现新系外行星族群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怎么超小器晚成砍了之,强激光照射才会现原形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