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卡脖子的地方下功夫,宇宙中的星系
分类:数理科学

宇宙中有多少星系,迄今还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有说800多亿个,有说1000多亿个,有说1000~2000亿个。 1995年,天文学家利用哈勃空间望远镜对北部外空进行了观测,估算出宇宙中大约有800亿个星系。3年后,即1998年10月又对南部外空进行了观测,估算出的宇宙星系数量达1250亿个。 为什么两次观测的数字相差这么多,美国太空望远镜科学研究所的哈里·弗古森解释说,这是由于对南部外空的观测距离比北部外空的观测距离更远。 由此可以知道,宇宙中的星系数量比1250亿个还要多,因为哈勃空间望远镜并没有看到宇宙的边缘。

1981年6月15日,长江葛洲坝水利工程一号船闸建成,并首次通航成功。今天,我们就来了解一下,轮船是如何通过葛洲坝的。 1984年,在我国湖北省宜昌市的长江江面上,拦起了一道长2595米、高47米的大坝,它就是著名的葛洲坝水电站大坝。葛洲坝的建成,不但提供了周围地区丰富的电能,也大大改善了长江中上游地区的水路航运条件。你或许会很奇怪:拦江大坝上下的水面高度相差几十米,长江中的船只是如何顺利通行的呢? 原来,宽厚的葛洲坝中间,设有国内最大的船闸,它像一个长方形的盒子,长280米、宽34米,是船舶通过落差悬殊的水坝的过渡地带,由上下闸门组成封闭的闸室。当船舶顺流而下时,先通过上闸门进入闸室,然后关闭上闸门,闸室内的水由泄水道排放,船体随水位一起下降。当闸室内的水位与下游水位持平时,便可开启下闸门,轮船就像下了一个台阶一样,从闸室平稳地驶向开阔的江面。相反,轮船从下游向上游航行时,先要向闸室内灌水,使船位随闸室内水位增高而上升,直至与上游水位齐平。 葛洲坝船闸上的闸门巨大无比,每扇宽达19.7米、高34米、厚2.7米、重达600吨。如此巨大而沉重的闸门,当然要靠机械操纵来完成开启和闭合。在船闸上,设有许多信号指挥装置和电脑控制系统,船舶的过闸过程完全实现了自动化。

习近平总书记重磅发声。深沉的关心、殷切的期待、郑重的嘱托,一起叩打在全国科技人员的心上。 量子传态、超算领跑、“天眼”流转……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取得一系列重要科技成果,在国际上赢得广泛认可和关注。不可否认,中国的科技水平和创新能力已然有了长足进步,在部分领域已显领跑态势。 然而,硕果累累的果园外,仍然遍布荆棘。那是我国科技工作者尚未趟开的路,路上有障碍、有迷惘、有裹足之困、有扼颈之痛。 美国对中国科技企业的突发制裁,暴露出缺“芯”的巨大创口。仅在通信领域,除芯片外,半导体加工设备、半导体材料等都是限制相关产业发展的软肋。放眼望去,生物医药、工程机械、人工智能等领域,距发达国家仍有显著差距。“东西买进来,文章发出去”的无奈自嘲里,折射出我国在科研仪器、材料试剂、分析软件、学术期刊等最基础的环节上,依然严重受制于人。 要想解开颈上的桎梏,痛快呼吸新鲜空气,就要在一系列系统工作上下功夫。 首先需要确认究竟在哪些地方被卡住了脖子。从现有信息来看,科学家都对本领域的薄弱环节有所认识,但在宏观层面上缺乏权威性的系统阐述。此次院士大会期间,中国科学院学部学术与出版工作委员会发出倡议,呼吁科学家分析和判断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突破口,找出制约国家创新发展的科技瓶颈问题。 对科技瓶颈有了全局把握后,应当发挥我国的制度优势,谋篇布局、排兵布阵。从顶层设计开始,组织科学家由点及面地攻坚克难。从最薄弱的技术缺口入手,逐步扩展到整个产业链条,最终营造出适合产业发展的全生态环境。 与此同时,完善科学家与重大科技项目双向选择的渠道和机制,将科学家自发的探索热情与国计民生的重大需求结合在一起。最大限度破除信息不对称等障碍,让科研人员找到最感兴趣的项目,为项目找到最有能力的人。 此外,还要进一步优化科技评价与奖励体系,让那些为国家科技发展补好了短板、打破了枷锁、开辟了道路的科技工作者,劳有所得、智有所获;积极宣传利国利民的重大科技进展,让更多青少年人才自愿投入到国家最需要的专业领域中,推动我国科技事业在良性循环中不断发展。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发布于数理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卡脖子的地方下功夫,宇宙中的星系

上一篇:天文数据为什么差异大,平均气温和极端事件 下一篇:太空中吃吃喝喝那些事儿,为什么人类要探测火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