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战略科技力量体系,点燃科创引擎
分类:生命科学

加快形成“使命导向”的战略科技力量体系
中国首座钱学森与“航天四老”铜像雕塑群落成
点燃科创引擎 让“1+1+1+1>4”

李万

图片 1

沪、苏、皖、浙三省一市的国土面积占全国的3.7%,人口占全国的16.1%,GDP占全国的23.49%。如今,这块富庶之地又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去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宣布,支持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并上升为国家战略。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围绕“坚持创新引领发展,培育壮大新动能”,要“改革创新科技研发和产业化应用机制”“提升科技支撑能力”。而发达国家和我国的实践都表明,加快形成“使命导向”的战略科技力量体系,建构起引领未来的“新型举国体制”,对于强化原始创新、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一体化并不只是简单的“1+1+1+1=4”。“长三角一体化不是现有的经济总量之和,而是要通过创新来发挥更大的作用,要在创新驱动发展上走在全国前列。”4月20日,中国工程院主席团名誉主席徐匡迪在上海召开的中国城市百人论坛2019春夏研讨会上如是说。

宏观上,使命导向的战略科技力量体系,是体现国家战略意志,为未来产业提供“首个大买家”、创造未来市场的战略支撑。众多研究指出,美国硅谷的兴起,正得益于美国国防部对半导体产业的早期支持和持续投入。中观上,使命导向的战略科技力量,是兴趣导向的前沿科学探索和愿景导向的产业技术创新之间的关键桥梁。欧美以使命为导向,组建了一系列国立科研院所或国家实验室。这些机构在研发上发挥着大学和企业所不能、不擅长的关键作用——支撑国家战略。基于自身的独特优势,这些机构通过组建多种形式的联盟组织,积极面向产业和市场提供研发与创新服务,有效推动技术集成,促进成果“熟化”和转化,成为大学与企业之间的桥梁。微观上,使命导向的战略科技力量,是引领未来举国体制下组织创新的“试验田”和“示范线”。为了应对苏联太空竞争中先发优势的挑战,美国强化了以国防部高级科研局为代表的使命导向的战略科技力量体系。日本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推行“独立行政法人”制度,推动科研院所改革。

成为全球科技合作与竞争的主体

当前,我国加快建设使命导向的战略科技力量体系,既面临着新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的重大机遇和严峻挑战,又面临着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的现实要求和加快融入全球创新网络的战略需要。为此,亟待以改革魄力、创新勇气、战略思维、超前理念来部署和推进相关工作,核心在于调动各类主体的能动性。

国内排名前10的高校有5所,排名前100的高校有23所,拥有中国科学院院士173名、中国工程院院士158名……相较于京津冀和粤港澳,长三角在科研资源、创新主体、创新成果方面优势突出。

一是明晰使命导向,着力管理创新,解决“为了谁”的问题。要把国家战略需求落实到部门职责上,落实到管理机制中(如探索“项目官员”制),将国家战略意志具象化、实操化。要将国家战略需求有效地分解转化,与企业家参与全球市场竞争的雄心壮志、科学家探索未知无尽前沿的钻研精神实现有机融合,把战略共识转化为塑造未来的共同行动。着眼于国家安全和国家发展双重目标,不断提升军民融合促进科技创新的广度和深度,从供给和需求两方面为战略科技力量发展提供强有力支撑。

“长三角在科技创新领域的综合实力,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国在国际权力格局中的位置,长三角使命重大。”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研究员陈雯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说。

二是明确责权关系,强化组织创新,解决“谁是谁”的问题。国家实验室可探索实施理事会领导下的主任负责制,建构起使命为牵引、责任为基础、章程式管理、机构型资助、中长期激励、第三方评估的治理体系。切实落实高校院所自主权,深化现代大学制度、现代科研院所制度改革,完善微观科研组织的现代化治理结构,从根本上解决“所有者不到位”“管理者不敢为”的问题,支持高校院所从被动等待企业挖掘的科技“资源”,转向主动促进成果转化的创新“引擎”。

在她看来,长三角世界城市群应该成为我国参与全球科技合作与竞争的主体力量。

三是秉持生态思维,促进机制创新,解决“谁来实施”的问题。要促进创新涌现,就必须激活创新网络、优化创新生态,以生态化思维促成颠覆性创新。当前,新科技革命与产业变革正在逐步展开,在战略科技任务部署上,要“敢为天下先”,要做好风险应对之上的宽容失败。面向智能社会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在人机融合智能、生命健康长寿、宇宙演化、量子科学、先进能源、超新材料等方面组织攻关,以战略需求牵引未来产业的创生与发展。借鉴德国弗朗霍夫协会和法国卡诺研究所的做法和经验,打造科研院所联盟,提供系统化、工程化解决方案。探索运用众包众筹等方式,吸引凝聚乃至创造更多研发创新主体,以开放创新凸显和释放战略科技任务的过程效应和溢出效应。

不过,目前长三角在科技创新方面仍落后于其他世界级城市群。城市创新能力方面,2017年全球最具影响的100个创新城市,长三角仅有上海入榜;科技创新企业分布方面,2018福布斯全球最具创新力企业100强,长三角仅有2家企业,且都在上海,排在世界六大城市群的末位;从工业增加值率来看,长三角仅22%左右,低于26%的全国平均水平,不到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一半。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的战略科技力量体系,点燃科创引擎

上一篇:遗传分析预测肥胖风险,青藏科考情未了 下一篇:氢能源利用再下一城,细菌用病毒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