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终于见到了黑洞的,程林任山东大学副校
分类:生命科学

中国1.25万门慕课上线,超2亿人次参加学习
科学家终于见到了黑洞的“真身”
程林任山东大学副校长

《人民日报》( 2019年04月11日 08 版)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有一个地方可能除外。黑洞具有非常强大的引力场。使得光都无法逃脱它的势力范围。这个势力范围,就叫做事件视界。这也让黑洞成为了宇宙中为神秘的天体之一。2015年电影《星际穿越》中对黑洞形象的描画,更是令无数人浮想联翩。然而,真实的黑洞到底长什么样?4月10日,事件视界望远镜国际合作组织在全球六地同步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他们已经捕获了首张黑洞照片。《天体物理学杂志通信》以特刊的形式通过六篇论文发表了这一重大成果。黑洞,只是说说而已?黑洞并不是一个什么新鲜词儿。在理论上,他是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预言存在的一种天体。根据质量,天文学家将宇宙中的黑洞分为恒星级质量黑洞(几十倍~上百倍太阳质量)、超大质量黑洞(几百万倍太阳质量以上)和中等质量黑洞三类。证明黑洞的存在天文学家孜孜不倦的追求,但受到观测手段的限制,直到上世纪60年代,科学家对黑洞都还只能是“说说而已”。“很久之后人类才意识到,原来可以通过技术的革新,在宇宙中搜寻这个黑洞。”中国科学院上海天文台台长沈志强说。但这一过程并不顺利。由于黑洞是一个完全黑暗的天体,在一定范围内,就连光线都无法从中逃脱。此外,由于黑洞距离地球非常遥远,以往的天文观测设备想要看到黑洞,可以说是“心”有余,而分辨率不足。因此,天文学家只能通过寻找一些间接证据来证明黑洞的存在,比如观察周围恒星运动、吸积盘、喷流乃至引力波等等。好奇的人类怎会止步于此?近年来,他们开始着手于一个宏伟的计划。跟地球一样大的望远镜为了能“看到”黑洞,全球200多名科学家组成了EHT合作组。2017年4月,他们挑选了世界上多个海拔最高、位置最为偏僻的射电天文台,包括夏威夷和墨西哥的火山、亚利桑那州的山脉、西班牙的内华达山脉、智利的阿塔卡马沙漠以及南极点共计6个地区8个台站,打算以一种爱因斯坦从未想过的办法观测黑洞。“黑洞的观测要求非常高,而地球受到大气层的保护,很多电磁波无法穿透大气,只有在海拔三四千米的山上,才有可能观测到这些信号。”沈志强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地址选定后,科研人员使用了甚长基线干涉测量技术使世界各地的射电望远镜实现组网,并进行同步观测,同时利用地球自转,组成了了一个口径如地球大小、观测波段是 1.3 毫米的虚拟望远镜,其精度,足以让一个人在巴黎的咖啡馆阅读纽约的一张报纸。“这些望远镜并没有实际连接起来。”中科院上海天文台研究员路如森说,“它们之间是借助氢原子钟进行精确计时,实现了数据记录的同步。所有的数据被汇总起来之后,科学家利用新型的计算工具,最终生成了黑洞的图像。”真身现身这个巨大的望远镜所达到的灵敏度和分辨率是前所未有的,在这只“大眼睛”的帮助下,科学家终于见到了黑洞的“真身”。这张图片揭示了室女座星系团中超大质量星系 M87中心的黑洞,这个黑洞距离地球5500万光年,质量为太阳的65亿倍。这也是人类距离黑洞最近的一次。整张照片所获取的图像,仅仅有黑洞事件视界尺寸的2.5倍。相比之下,人类以前的一些模糊的观测结果只能说距离黑洞还有“十万八千里”。“我们捕获到了黑洞的首张照片。”EHT 项目主任谢泼德·多尔曼说,“这是一项由 200 多位科研人员组成的团队完成的非凡的科研成果。”最为重要的是,这张照片使得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得到了首次试验验证。科研人员进行了多次独立的 EHT 观测,通过了多个校准以及不同的成像方法,均揭示了一个环状的结构及其中心的暗弱区域,即黑洞阴影,而这也正是爱因斯坦所预言的。“爱因斯坦是对的,他的广义相对论经受住了考验,我们对黑洞的理解,也是正确的。”沈志强说,“这是一个值得被历史铭记的时刻。”中国贡献在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副台长薛随建看来,此次合作为中国机制性地参与国际合作组织并逐渐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做出了良好的示范。中国科学家长期关注高分辨率黑洞观测和黑洞物理的理论与数值模拟研究,EHT国际合作形成之前就已开展了多方面具有国际显示度的相关工作。在此次合作中,中国科学家在早期国际合作的推动、望远镜观测时间的申请、夏威夷JCMT望远镜的观测、后期的数据处理和结果理论分析等方面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此次的成果受到了中科院天文大科学研究中心的支持,该中心由中国国家天文台、紫金山天文台和上海天文台共同建立,是EHT一个合作机构的成员。而在200多名科研人员中,来自中国大陆的学者有16人,分别来自中科院上海天文台8人,中科院云南天文台1人,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1人,南京大学2人,北京大学2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1人,华中科技大学1人。另外,还有部分来自中国台湾地区的学者。“我很早就与中国科学家合作研究黑洞,很高兴我们能一起庆祝今天的进展。”EHT科学委员会主席、荷兰奈梅亨大学教授海诺·法尔克说,“在天文学、射电天文学、太空天体物理等领域,中国在这个全球项目中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对M87中心黑洞的顺利成像绝不会是EHT国际合作的终点站。”沈志强最后说,“我们期望也相信,在不久的将来,EHT会有更多令人兴奋的结果。”相关论文:

教育部关于程林试用期满正式任职的通知

“席卷全球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浪潮奔腾而至,网络改变教育、智能创新教育,网络和智能叠加催生高等教育变轨超车,作为人才摇篮、科技重镇、人文高地的中国大学必须超前识变、积极应变、主动求变……”4月9日至10日,中国慕课大会在京召开,会上发布的《中国慕课行动宣言》赢得广泛共识。

教任〔2019〕15号

时光倒转。6年前,中国慕课建设开始起步;1年前,教育部认定推出首批490门国家精品慕课;就在今年,教育部认定推出第二批801门国家精品慕课……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目前,我国已有12500门慕课上线,超过2亿人次学习者,其中6500万人次获得慕课学分。

山东大学:

中国慕课,中国“金课”!

程林任山东大学副校长,试用期满,考核合格。经研究决定,正式任职,任职时间从试用之日起计算。

1000余所高校开设慕课,200余门优质慕课登陆国外著名课程平台

教育部

一位家住云南大山深处的小学生,通过一台能上网的电脑,学习了“古文字学”等近10门慕课;一位87岁的老人,退休后开始摸电脑,迷上了医学、营养学类慕课……

2019年4月1日

如果不是给“前十名”的慕课学员寄纪念品,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副教授翁恺不会知道,一位几乎天天和自己互动的学生,住在连快递都到不了的偏远山区。

快递到不了,可知识能瞬间抵达。“这让我真切体会到,网络无远弗届!可以将优质教学资源以最快速度和最低成本传播到祖国的四面八方。”翁恺说。

6年慕课,翁恺开设了6门在线课程,累计超过230万人次选课。最多时,一门课有28万名学生同时学习。这是一个传统课堂无法想象的庞大数字。而最让翁恺欣喜的,是在线课程撬动了课堂教学的改革,“过去下了课,学生有没有学习、有没有困难,老师不知道。在线课程把教学视频、作业、讨论和测验放在了同一个维度上,密切了师生联系、优化了学习手段,提高了学习效率。”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科学家终于见到了黑洞的,程林任山东大学副校

上一篇:价格仅为原研药1,研究表明量化贸易传输控制汞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