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深部过程演变,郑儒永院士捐出毕生积蓄
分类:生命科学

“南海深部过程演变”重大研究计划收官在即
夺回南海深部研究的主导权
郑儒永院士捐出毕生积蓄:150万元设立奖学金
科技部教育部联合推进高校“从0到1”基础研究

历时8年,32家单位、700余人次直接参与,我国海洋科学第一个大规模的基础研究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研究计划“南海深部过程演变”(简称“南海深部计划”)即将收官。

【又一位院士捐出毕生积蓄!中科院真菌学家郑儒永捐赠150万元用于设立奖学金】今天,88岁的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郑儒永院士和老伴黄河研究员将毕生积蓄150万元捐赠给中科院大学教育基金会,成立永久性“郑儒永黄河奖学金”,用于激励青年学子。郑儒永院士在国际上首次发现高等植物中的内生毛霉,首次报道了我国特有的人体病原毛霉新种和新变种;1987年主编完成《中国真菌志—白粉菌目》,成为国际公认的白粉菌目检索书。时至今日,郑儒永关于白粉菌科的属级分类系统,仍保持国际领先水平。1999年,郑儒永当选为中科院院士。郑儒永夫妇没有子女,他们二老的人生岁月几乎都献给了科研工作。郑儒永院士说:“国家培养了我,中科院培养了我,我要为国家再做一点贡献。”(记者:董瑞丰图片来源:中科院微生物所)图片 1

4月1日,教育部北楼二层报告厅迎来一群特殊的客人——科技部部长王志刚、科技部副部长李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李静海以及科技部相关司局负责人。在这里,教育部和科技部联合召开了加强“从0到1”基础研究高校座谈会。

“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地做最后的集成。”中科院院士、“南海深部计划”指导专家组组长汪品先近日告诉《中国科学报》,“经过这些年,我们还是很争气的,中国正在我国最深、最大的南海,夺回深部研究的主导权。”

参会的大学校长、书记面前,放着一份由科技部和教育部共同起草的《推进高校加强“从0到1”基础研究行动方案》(以下简称《行动方案》)。该方案提出了优化高校原始创新环境行动、组织实施原始创新长期项目专项行动、强化国家科技计划原创导向行动、强化高校国家重点实验室原始创新行动和实施创新科学研究手段行动等五大行动。它的目标很明确——解决我国基础研究缺少“从0到1”原创性成果问题。

边缘海研究的最佳选择

“再过几年回过头看,我们这个座谈会和这份文件,可能具有里程碑意义。”天津大学党委书记李家俊感慨,两个部委共同推动,体现的是对基础研究和对高校在基础研究中独特地位的重视。

“不对深水区进行研究,南海的很多问题根本解决不了。”中科院院士孙枢生前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曾明确指出。

给原始创新一个宽松环境

其实,我国海洋学界早在2007年就开始探讨南海基础研究大型计划的可行性。在汪品先等一批海洋科学家的积极推动下,2011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立项启动了“南海深部计划”。

《行动方案》的第一条,就是营造环境。

“如果在一个范围有限的边缘海,将现代深海过程与地质演变结合起来研究,就有可能通过‘解剖一个麻雀’,在崭新的水平上认识海洋变迁及其对海底资源和宏观环境的影响。”正如汪品先所说,南海是最佳选择。

“这点特别重要。很多时候,人不是选拔出来的,而是在良好环境下成长出来的。”李家俊说,基础研究需要得到长期稳定的支持,但如今一些高校的氛围,让人坐不住冷板凳。“我还是建议国家加大对基础研究的投入力度,也给高校更多自主权。”这不仅仅是指自主确定研究选题的权力,也包括高校自主支配科研经费的权力。

从海盆形成前后大量的岩浆活动、始新世海相层,到海山上的古热液口、锰结核场和冷水珊瑚林;从深海的西部边界流、沉积物等深流搬运,到深古菌的有机质降解作用……8年来,我国科学家获得了一系列新的发现。

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对《行动方案》中提出的“推动高校建立有利于原始创新的评价制度”表示赞同。他透露,清华大学也将于近日出台本校完善评价体系的文件。不过,他表示,高校的评价制度要改,更高级别的指挥棒也得改。如果评价学校和学科时依然沿用老办法,改革恐怕难以顺利实行。

“我们做的结果超越了预定的目标,超额完成了任务。”说到这儿,汪品先既高兴又兴奋。

“除了评价和管理,环境建设还应包括文化建设——我们要有鼓励探索、宽容失败的文化。”邱勇说。同济大学校长陈杰进一步提出,促进高校一流创新文化建设应该也是一项重要任务,要让年轻人勇于挑战传统、挑战权威,让不同的思想能够在相对宽松的环境中碰撞和交流。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南海深部过程演变,郑儒永院士捐出毕生积蓄

上一篇:全球变暖危害,国际扶贫项目 下一篇:1瓶葡萄酒,防治心血管疾病有了新利器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