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批准在动物身上培育可移植人体器官研究,
分类:生命科学

营造良好科研生态再出“大招”:“包干制”要来了
科技评价体系“崇洋”,是骨子里缺少“自信”
日本批准在动物身上培育可移植人体器官研究

■本报记者 甘晓 秦志伟

■本报记者 丁佳

【环球网科技综合报道】 据法新社3月4日报道,日本文部科学省日前修改了有关规定,批准了将人类干细胞植入动物体内,以在动物宿主体内培育用于移植的人体器官的相关研究。 日本文部科学省的一名官员接受采访时表示,文部科学省于3月1日决定修改其指导方针,这意味着日本研究人员现在可以申请使用这项技术进行研究的许可。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进一步提高基础研究项目间接经费占比,开展项目经费使用‘包干制’改革试点,不设科目比例限制,由科研团队自主决定使用”。首提“包干制”,引起科技界代表委员的热议。

“人才帽子的界定,我们仍然在热衷于引进‘洋’博士或博士后,‘土’的压根就不在考虑之列;重大科技计划的实施,我们数数论文和专利就可以给出从‘跟跑’一跃而‘领跑’世界的结论;科技论文,发表十篇《中国科学》和《科学通报》仍抵不过一篇《自然》《科学》,后者依旧被捧为科技期刊的‘圣经’。”

这一过程包括将人类的“诱导性多能干细胞”植入胚胎动物体内,由于iPS细胞可以转化为人类身体任何部位的构成细胞,因此研究人员将诱导iPS细胞在动物胚胎中长成可用于移植的人体器官。

一直以来,我国科研项目经费使用采取预算制,即科研经费要严格按照预算要求来使用。但是,科学研究本身存在不确定性,项目进行的每个阶段及每个阶段的进度可能不同,所需经费多少也有所不同。

在今年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武向平的上述“大实话”,句句直击当前科研评价体系的“要害”。

这名官员表示,日本此前要求研究人员在植入人类细胞14天后终止动物胚胎植入,是“出于对人与动物之间模糊界限的伦理担忧”。旧规定此前还禁止研究人员将胚胎植入动物子宫以使其发育。但这位官员补充道,目前已经取消了这两项限制,“因为我们得出结论,在这项研究中,制造一种混合人类和动物细胞的新生物,在技术上是零风险的。”

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上海高等研究院研究员、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上海光源二期工程总工程师何建华在小组讨论会上指出,政府工作报告首提“包干制”十分接地气,这充分体现了政府在营造良好科研生态上的努力。

外国人说好,才是真的好?

报道介绍道,例如,现在日本允许研究人员用人类胰腺制造动物胚胎,并将其移植到猪的子宫中,理论上,这样可能将获得拥有人类胰脏的小猪。实际上,在其他地方此前进行过类似研究,但胚胎在分娩前就被终止了,这就避免了因创造同时含有人类和动物细胞的生物所引发的道德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安徽理工大学校长袁亮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前,他所在的安徽代表团审议了相关内容。“早就该这么做了。”袁亮说。

2018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意见》,明确提出在设立人才评价指标时要克服“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唯奖项”倾向。

有关这种“嵌合体”杂交动物的研究在其他地方也存在争议。而“嵌合体”是希腊神话中有狮头、山羊和龙尾巴的怪物。但由于可移植人体器官的短缺,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都在竞相研究人与动物的混合胚胎。(实习编译:莎日娜 审稿:刘洋)

在袁亮看来,项目“包干制”就是由项目负责人具体进行经费使用管理,但是所有支出项目必须符合项目委托方的规定和机构的财务管理规定。

在武向平看来,《自然》《科学》的“神圣”、SCI的地位、“帽子”的光环、奖项的分量,仍显性或隐性地贯穿在目前的科技评价体系中,这值得人们深刻反思。

根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资金管理办法》,项目资金分为直接费用和间接费用。其中,直接费用包括设备费、材料费、测试化验加工费、燃料动力费、差旅费、会议费等,间接费用指依托单位在组织实施项目过程中发生的无法在直接费用中列支的相关费用。

“《意见》的出台反映了科技界上下一致的呼声,但当前科技评价体系改革仍在‘深水区’艰难跋涉,其根本原因是中国科技工作者还缺少对自己文化的自信。”

袁亮表示,基础研究和基础应用研究的特点是自由探索知识的奥秘,开展大量的试验研究主要体现智力劳动。现在可供科研人员直接支配的间接费用比例低,难以体现智力贡献,不利于调动科研人员的积极性,而“包干制”可以弥补这方面的不足。

在工作中,武向平发现了一些人们“习惯了”但实际并不合理的现象。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本批准在动物身上培育可移植人体器官研究,

上一篇:女委员怎么庆祝妇女节,科技部财政部等联手推 下一篇:何建华委员,专家解释其中奥秘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