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季委员建议专设空间科学重大专项和国家实验
分类:生命科学

郭光灿院士团队日前在高维量子密码领域的研究中取得新进展
高维量子密钥分发方案获验证
成果转化,多少梗阻被打通?
吴季委员建议专设空间科学重大专项和国家实验室

图片 1

■本报见习记者 任芳言 记者 秦志伟

本报讯3月4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吴季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当前,应专设空间科学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并建立空间科学国家实验室。

今年年初,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抓好赋予科研机构和人员更大自主权有关文件贯彻落实工作的通知》。其中提到要明确科研人员获得成果转化收益的具体办法等内容。

空间科学研究的是发生在宇宙空间的自然现象和规律。“对于一个国家而言,空间科学水平不仅彰显国家实力,更能在重大科学突破中为全人类创造新知识。”吴季指出,“近年来,中国国力增强,我们已经具备为人类基础科学研究作贡献的实力。”

在此次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充分尊重和信任科研人员,赋予创新团队和领军人才更大的人财物支配权和技术路线决策权。

根据吴季的调研,从20世纪90年代以后,50%的诺贝尔物理学奖都来自于大科学装置。“大加速器、科学卫星,成百上千科研人员参与、有组织的‘大科学’研究,才能突破重大科学前沿。”而空间科学正是符合“大科学”特点的领域。

科学技术能否为国民经济提供良好支撑,还看科研成果转移转化是否通畅、高效。对科研人员来说,良好的激励机制无疑会提高其积极性,孵化出更贴合市场需求的科研成果,扭转以往研究成果被束之高阁的尴尬局面。

2011年,“十二五”期间,中国科学院启动“空间科学先导专项计划”,陆续发射了“悟空号”“墨子号”“慧眼号”及“实践十号”返回式科学卫星,取得了丰硕科研成果。

采访中,代表委员告诉《中国科学报》,近年来,通过奖励科研人员、赋予更大自主权等方式推动成果转化,对国家经济和提升科研人员积极性,都能起到正面作用。

“那么,五年计划以后呢?”吴季看到,我国对空间科学的投入往往限于单独计划考虑,没有将空间科学作为一个领域统筹设立专项,予以长期稳定的支持。

真金白银:激励机制效果显著

吴季指出,我国在空间科学领域的投入绝对值远低于美国、欧洲,而且在整个航天领域中的占比也较低。数据显示,美国宇航局每年预算近200亿美元,其中就有50亿至60亿美元用于科学卫星和空间站上的科学实验。

“尽管有大量用于成果转化的资金,但若激励政策或机制不明确、难落实,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必然受到限制,投入的资金也就白白浪费了。”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正高级工程师高昌庆表示。

因此,他呼吁,国家相关管理机构应为空间科学设立重大专项,并且建立国家实验室,有组织、成体系地开展这一领域的研究,推进我国从航天大国向航天强国迈进。

如何调动科研人员积极性、打通成果转化的各个环节,正成为多方关注的焦点。近年来,全国各地旨在推动科技成果转化的政策密集出台。通过提高股权奖励限额、允许研发核心骨干持有更多股份等措施,科研人员推动成果转化的积极性的确有明显提高。

《中国科学报》 (2019-03-05 第4版 两会)

“从前科技成果入股的股权奖励最高限额是30%,如今最低是50%。去年,我们单位新成立公司十余家。单位持有的股权金额显著增加,科研人员持有的股权更是飞速增长。”高昌庆告诉《中国科学报》。

“科研人员的口袋鼓了,投资、消费的信心就有了。”高昌庆说。

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南京土壤研究所所长沈仁芳今年带上全国两会的议案,就提到鼓励以许可、转让替代科研单位技术入股的技术转移模式。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吴季委员建议专设空间科学重大专项和国家实验

上一篇:阎锡蕴的,近五千年来湖泊生态环境如何改变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