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肠癌术后,大肠癌常用的化疗方案有哪些
分类:医学科学

①FM方案:总有效率为21%,曾被认为是大肠癌术后有效和安全的辅助化疗方案,能明显增加术后的5年生存率。目前因MMC的骨髓抑制作用和肾毒性而应用有所减少。 5-FU,1000mg/m2,静滴,第1~4天,每4周重复。 MMC,15~20mg/m2,静注,第1天,每8周重复。 ②5-FU/CF方案:该方案是目前大肠癌最基本的治疗方案。有文献报道该方案治疗晚期大肠癌的有效率达23%,可使术后复发率减少35%,死亡率减少22%。但多数效果未达此水平。 用法为:CF100~200mg加入5%葡萄糖溶液或生理盐水250ml静滴,2h滴完,滴至一半时,加入5-FU370~400mg/m2静滴,1次/d,连用5天为1个疗程,4周重复,可连用6个疗程。 ③5-FU/LV(Levamisole,左旋咪唑)方案:曾有报道使用该方案作为术后辅助化疗,能使DukesC期结肠癌患者的术后复发率减少40%,死亡率减少33%。但由于多数效果未达此良好水平,近年已很少应用。 用法为:术后28天开始,5-FU450mg/m2静滴,1次/d,连用5天,以后每周1次,连用48周;术后28天开始口服LV50mg,每8小时1次,连服3天,每2周重复1次,共服1年。 ④5-FU/CF/LV方案:该方案也曾是Ⅱ~Ⅲ期大肠癌术后辅助化疗有效的治疗方案,有文献报道此方案较5-FU/CF和5-FU/LV方案有效率均高,CF和LV均能增强5-FU的作用,但作用机制不同,因此用CF和LV双调节,可进一步增强5-FU的疗效。但同样由于多数效果欠佳,近年也较少应用。 用法为:CF20mg/m2、5-FU370mg/m2,静滴,1次/d,连用5天为1个疗程,4周重复,共用6个疗程;LV50mg/次,3次/d,每2周重复1次,共用半年。 其他方案还包括FAM方案(5-Fu+ADM+MMC)、FAP方案(5-FU+ADM+DDP)、FP方案等。 由于传统的CF加5-FU治疗大肠癌的有效率大都在20%左右,而近年来应用草酸铂、开普拓、希罗达等新药后的有效率为25%~40%,给大肠癌的化疗带来了新的研究热点。常用方案和剂量为: A.L-OHP+5-FU/CF方案: CF,100~200mg,静滴,第1~5天。 5-FU,375~425mg/m2,静滴,第1~5天。 乐沙定,130mg/m2,静滴维持2h,第1天。 每4周重复。上述5-FU静滴5天剂量也可用微量泵维持5昼夜静脉给药,CF静滴用口服代替。 B.CPT-11+5-FU/CF方案: CF200mg,静滴,第1~5天。 5-FU300mg/m2,静滴,第1~5天。 CPT-11125mg/m2,静滴维持90min,每周1次,共4次。 每6周重复。上述5-FU静滴5天剂量也可用微量泵维持5昼夜静脉给药,CF静滴用口服代替。 C.在上述方案中,5-FU可用希罗达代替(1500mg,2次/d,口服,14~15天),也可单用希罗达化疗,用法为:希罗达2000mg口服,2次/d,连用2周,休1周后重复下1个疗程。 有关5-FU、草酸铂、CFT-11、希罗达几种药物的联合应用方案(包括草酸铂+CPT-11、希罗达+草酸铂、希罗达+CVT-11等)以及在术后辅助化疗中的疗效,仍在不断研究总结中。

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是腹部手术后较常见且较严重的并发症之一,可造成致死性肺动脉栓塞或患肢深静脉瓣膜功能不全。 国外腹部外科手术后患者下肢深静脉血栓发生率为15%,病死率极高。我国发病率明显低于国外。 下肢深静脉血栓的诱因 外科手术。手术操作创伤、应激、术中麻醉及术中术后卧床、术后止血药物的使用等都易诱发血栓的形成 患者的一般状态如肥胖,恶性肿瘤、糖尿病、血液高凝状态等都是形成血栓的重要危险因素 老年患者因血管壁的老化日渐严重,血管内膜粗糙不平,血液粘稠度也较中青年人高,而且术后卧床时间长,活动少,术后恢复慢,更易发生深静脉血栓。 下肢深静脉血栓的预防 术前2周开始做一些适当的体育活动 术前积极控制、治疗合并症,如高血压、糖尿病等 术中手法轻柔细致,减少创伤,止血充分,尽可能不输血,保证手术效果的同时尽量缩短手术时间 术中和术后加强下肢静脉的支持和保护,包括穿弹力袜或应用间隙充气压力泵 术后立即按压小腿腓肠肌并活动足趾,尤其是左下肢,此方法可以加速静脉回流,预防血栓的形成 术后第1天嘱患者活动下肢,并尽早离床活动,若患者站立后有下肢沉重胀痛感,应警惕有深静脉血栓的可能 下肢深静脉血栓的治疗 放置下腔静脉滤网 该病一旦确诊须尽早进行治疗,给予抗凝、溶栓或下腔静脉滤网植入,甚至手术取栓,以免患肢缺血坏死或血栓脱落引起肺梗死。目前该病治疗效果不甚理想,大部分患者留有不同程度后遗症。

早期大肠癌常无症状,随着肿瘤的增与并发症的发生才出现症状。据国内资料,大肠癌患者首诊主诉症状以便血最多,尤其是直肠癌患者;其次为腹痛,以结肠癌患者为多。 1便血是结肠癌最早和最常见的表现。轻者仅表现为大便潜血试验阳性,重者可表现有黏液血便、黏液脓血便或鲜血便,常被误诊为痢疾或痔疮出血而贻误了确诊时机。由于癌所在部位的不同,出血量和性状各不相同,长期出血可产生继发性贫血。 2腹痛部分患者以定位不确切的持续性隐痛为首发或突出症状,部分患者仅有腹部不适或腹胀感。当大肠癌合并糜烂、梗阻或继发感染时,由于相应的肠段蠕动增加和痉挛,可出现明显的腹部绞痛。 3排便习惯改变多为排便次数或粪便性状改变,部分患者以腹泻为首发及主要症状,或出现便秘,或腹泻、便秘交替出现。粪便性状可为黏液血便、黏液脓血便或稀便。有些人还伴有里急后重感,尤其是发生于青年人时。如果没有其他原因(包括旅行、生活环境变化及服用土霉素等)而常常发生便秘、腹泻等肠功能紊乱,且正规治疗两周以上仍无效时,应引起注意,可能是大肠癌的早期征兆。 4贫血男性患者,尤其是无其他原因的失血,亦无肠寄生虫病的人,如发现进行性缺铁性贫血,应想到有胃癌或大肠癌的可能。 面对快速上升的发病率,我国临床早期肠癌诊断率始终徘徊在5%~10%,超过80%的患者确诊时已是中、晚期,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期。事实上,大肠癌如能早期发现和治疗,术后5年生存率可达80%以上。因此,开展大肠癌的早查、早治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普查是指用一项或多项检查来确认无症状人群是否患有结/直肠癌或癌前病变。初筛是指对既往有结/直肠癌病史者或高危人群进行检查。这些人由于患癌的风险高,因此推荐更进一步及更频繁的检查。 肛门指诊是一种简便易行但非常行之有效的方法。据统计,在结/直肠癌患者中,有60%~70%是直肠癌,而直肠癌患者中,有60%~70%是中低位直肠癌。也就是说,通过肛门指诊,可能有近一半的大肠癌患者可以被早期发现。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发布于医学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大肠癌术后,大肠癌常用的化疗方案有哪些

上一篇:怎么区分肿瘤标志物,3种情况可能会误诊为肺肿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